武汉配资

    正文

    第843章拥雪关

    容生在边上看着四公子同寒川的人说这些话,不由自主的唇角上扬。bookeast

    谢万金对上这些人明明毫无胜算,愣是能笑得好似在自己地盘胜券在握一般。

    心这么大,也算世间少有了。

    那白眉青年冷声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怕。”谢万金十分实诚地说:“但是我还怕饿肚子、怕冷怕没地方睡觉怕找不到回家的路,我怕的事情太多了,一下子有些顾不过来呢。”

    寒川众人顿时:“……”

    现如今,外头俗世的人都这么不要脸了吗?

    那白眉青年沉默了片刻,忽然开口道:“既然如此,你们两人暂且随我回去,但有一点,你两人须得谨记遵从,否则我寒川众使定要你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谢万金笑着点了点头,“狠话就可以省省了,直接说正事。”

    白眉青年道:“尔等日后出了寒川,不得泄露在此间见到的一切,一个字也不能往外讲。”

    “好。”

    谢万金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那白眉青年转身示意众人,“把他们的眼睛蒙上,带回去。”

    容生闻言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四公子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谢万金想的是一个字也不能往外讲,本公子写总可以了吧?

    绝对一个字不用说的。

    先到这些人的老窝去看看,最好能确保容生以后可以长命,再弄点什么能救命的玩意回去给长兄,以他自来熟的本事,同这些个人混两天基本就熟了,到时候再把回去的路搞搞清楚。

    这买卖,稳赚不赔啊。

    那些个寒川之人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当即便上前把他和容生的眼神都蒙上了。

    国师大人生怕他们反悔,还一把抓住了谢万金的手,警惕应对。

    相比之下。

    四公子就显得心大如斗。

    他手上还转着白玉笛,像个马上去逛花街柳巷的纨绔子弟。

    白眉青年见状,眉头皱得更深了,抬手示意众人把他们抬回去。

    片刻后,众人带着蝴蝶群风一般往冰阶上掠了上去。

    谢万金被众人抬着,听着耳畔风声,一边拉紧了容生的手,一边握着白玉笛想三哥的母亲究竟是何来历。

    就目前看来,那女子必定同寒川渊源颇深。

    可寒川之地的这些人,眼看着就很瞧不起尘世之中的寻常人,三哥的生母又怎么会给二伯当侍女……还害死了二伯母的孩子?

    谢万金一时之间怎么也想不明白。

    思绪大半都牵挂在了谢玹身上,心下暗暗想着,无论这些旧事牵扯到了什么,只希望不要连累到三哥就好。

    而另一边。

    谢玹在飞灯盏上待了近三日,千里之路,风雪催人,连飞灯盏都不得不慢了下来。

    众人归心似箭,可到了拥雪关,飞灯盏上的火就快灭了。

    周明昊只能带人在此暂时落地歇息,重新去城中搜罗可以用的特制火油。

    可飞灯盏刚刚落入城中的空地,叶知秋起身,伸手将谢玹扶了起来,两人都还没来得及下地,不远处巡逻的士兵就朝这边冲了过来。

    只片刻就将他们这一行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带头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将军,沉声问道:“何人擅闯拥雪关?”

    叶知秋刚要开口回话,一旁的周明昊抢先道:“是我啊,孙伯伯!”

    他拂了拂身上的风雪,就跳下了飞灯盏,往那老将军跟前走,“好几年没见了,您可真是老当益壮!”

    “世子?”孙将军一见是他,眼中划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只瞬间便恢复如常,笑道:“不对,你如今是靖安伯,我该称你一声伯爷了。”

    “这是哪里话?您还同从前一样喊我明昊就好。”周明昊笑着寒暄了几句,忽的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头,“您看我这记性,一看见您就高兴地忘了引见,来。”

    他拉着孙将军到飞灯盏前,徐徐道:“左边这位就是首辅大人,右边这位是墨衣侯。”而后又朝谢玹和叶知秋道:“这位是我爹身边的得力副将,孙文虎孙将军。”

    孙文虎闻言,面色微变,连忙低头行礼道:“见过首辅大人、墨衣侯!”

    他身后一众士兵纷纷跟着行礼问安。

    漫天的雪飘洒下来,落了众人满头满身,一个个都冻得鼻尖和耳朵都通红。

    谢玹步下飞灯盏,冒雪而立,语调如常:“不必多礼,都起来吧。”

    叶知秋也上前同孙文虎寒暄了两句,气氛渐渐缓和了下来。

    孙文虎扫了众人一圈,有些奇怪地问道:“首辅大人和侯爷不是奉旨去了乌州吗?怎么忽然回来了?也没提前给消息?”

    谢玹不语。

    这是周国公身边的人,先前周国公好好守着西楚边境,忽然要来自请调到这与大金比邻的拥雪关来,众人都猜测不断。

    他们这一行又是秘密回京,若不是遇到这么差的天气,定然也不会在此停留。

    偏生孙文虎好似完全不知情一般,问的这么自然而然。

    叶知秋心道:帝京密信,能给你们消息才有鬼了。

    一旁的周明昊扫了众人一眼,心中瞬间便了然了几分,立马连忙大圆场:“我等都是奉旨回京,路过此地刚好暂作休整。至于消息……先前有派人来送过,怎么?你们没收到?”

    孙文虎皱眉道:“不曾收到过什么消息。”

    “那许是雪天多异况,送信的人在路上耽搁了。”周明昊睁着眼睛说瞎话,说的好像跟真的一样,笑着问道:“不过我们人都在这了,不比消息来得可靠吗?”

    孙文虎点了点头,说:“那是那是,那首辅大人和侯爷随末将去府里见国公吧?这么大,也不好赶路,不如先在此休整一夜,更何况国公也好久不曾见过世子了,平日里时常想念,难得世子来拥雪关,这不见一面也太说不过去了……”

    周明昊确实很久没见过父亲了。

    而且这飞灯盏一时半刻也难以起行,他有些犹豫地回头看向谢玹。

    首辅大人思忖了片刻,语调微凉道:“既然如此,那就叨扰周国公了。”
发现配资网 五金股票新闻网 环保投资网 99挖财宝 知识之窗网 葫芦岛新闻网 诊股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