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配资

三七中文 > 战锤神座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即将到来的三路合围
    帝国历2515年5月,新世界,露丝契亚、露丝契亚地峡,科斯坦丁尼耶(原掠夺者港),灰烬军团的豪华马厩(精灵战马限定)。

    布列塔尼亚骑士王国、温福特公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弗朗索瓦公爵的嫡长子和苏莉亚王后的亲哥哥,尤利乌斯-库玛妮-安特里-德-温福特起床了。

    这位远征骑士如今已经是灰烬军团的猎骑兵指挥官,负责指挥灰烬军团的大部分骑兵,他本人战功赫赫,在露丝契亚这片充满着危险和神秘的雨林之内,尤利乌斯靠着自己无比勇悍和坚毅、顽强的作风,出色的临阵指挥能力和战术能力,得到了一个众人都认可的称号“圣战骑士尤利乌斯”。

    同样,福根对这个亲戚也非常关照,几次战争机会全都带着他一起参与,平时也跟他耳提面命,将自己的丰富的知识和经验教导给他,只是尚未同意尤利乌斯加入他的亲卫队凤凰卫队,对此福根的理由是“还不到时候”(实际上是福根手里已经没有基因种子了)。

    这让尤利乌斯非常郁闷。

    然而更郁闷的事情还在后面。

    本来尤利乌斯心想,自己立下了这么多功劳,完成了这么多壮举,单单是死在自己手中的斯卡文军阀和工程术士一只手都数不完,再加上许多绿皮萨满和亡灵海盗船长,在没有战事的时候,自己总该要被安排一个更重要的职位了吧?

    并没有,当外面征战结束回来,莱恩的大舅子又在灰烬军团当起了马夫,专门负责伺候那几匹脾气暴躁、骄傲得不得了的纯血精灵战马。

    经过尤利乌斯的努力,福根从阿拉比金法师那里弄来的两匹纯血精灵战马终于勉勉强强地生了几匹小马驹(交配的时候还要尤利乌斯在后面帮忙用劲推),更要命的是自此之后这纯血精灵战马一家子就认准了尤利乌斯,只让他伺候,别的马夫一进马厩就被赶,恬着脸上去极有可能吃一蹄子,纯血精灵战马的一蹄子可不好受,虽然说高傲的纯血精灵战马不会像没智商无法控制力度的野马一样直接把人踢死,但是被这样踢一脚也实在是够呛。

    纯血精灵战马会正好把人踢得痛得要命却不至于被当场踢死或者落下残疾的水平。

    所以最后来来去去,福根又顺势继续让尤利乌斯当马夫,尤利乌斯只得答应。

    起床,稍微洗漱了一下吃了个早餐,尤利乌斯再次换上了一身耐脏的马夫衣,抬着两桶清水和鲜奶,进入马厩里面干活。

    几匹纯血精灵战马见到是尤利乌斯进来相当兴奋地嘶鸣了几声,过来舔他的脸和蹭他的脖子,开始享用早餐,其中有两匹纯血精灵马还凑了上来,将自己的蹄子放在了尤利乌斯的面前。

    喂,饲养员,该帮我修马蹄啦!

    尤利乌斯心里虽然很无奈,但圣战骑士一向是一位非常敬业的人,他立即表示明白,然后取来铁钳,将精铁马掌从纯血精灵战马的马蹄上取下来,随后铁钳被扔在了地上,一把小铁钩被尤利乌斯熟练地握在手中,动作非常麻利地帮助战马很快就清理干净了淤积在马蹄内部的许多泥土、杂草和附着物。

    “咴~~~”战马兴奋地嘶叫着,被清洁马蹄,爽得一批!

    在清理干净马蹄之后,尤利乌斯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但他手上动作不停,小铁钩又被扔在了地上,铁钳再次拿起,这次尤利乌斯将马蹄上那些发黑和老化的角质层用铁钳全部剪了个干净,再取出小刷子刷了一遍,取出一个全新的马掌给马匹钉上。

    “咴咴咴~”换完一轮马掌,纯血精灵战马们全都快乐地叫个不停,还是尤利乌斯的spa舒服啊。

    干完这一圈的事情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尤利乌斯热得满头是汗,大舅子才刚刚坐下歇息一会儿,就发现马厩外面站着一个人。

    “不得不说,尤利,你已经是个合格的马夫了。”刚刚从赫斯欧塔赶回来的福根面露意味深长的微笑,朝着大舅子说道:“我宣布我将授予你灰烬军团年度先进马夫的称号。”

    “…………”尤利乌斯跟着福根很长一段时间了,他现在越发沉默寡言(因为跟着福根久了越发觉得自己很多想法幼稚和许多行为很傻逼),尽管内心将福根当成领袖、导师和兄长来看待,尤利乌斯下意识地呼出一口浊气,只是比了一个手势,示意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怎么,不满意?”福根还在逗弄着自己的亲戚,他笑得很真诚,还露出了牙齿,帝皇之子原体俊美如星辰般的双眼中带着无尽的骄傲和野性,以及超凡的魅力,就连露丝契亚的太阳都在福根的微笑中失去了光芒:“或者,我封你一个称号,你觉得‘避马瘟’怎么样?”

    尤利乌斯到现在都无法直视福根灿烂的笑容,他总是觉得自己的心脏会不由自主地加快,面部血液循环速度加剧:“有什么事就说吧,军团长。”

    “这里事情赶紧处理完,我带来了新的消息。”福根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中午我们在我的别墅那里集合。”

    尤利乌斯点了点头。

    又有战争了!

    中午,就在福根的临海别墅里面,灰烬军团军团的所有高层就坐,一齐讨论新的战争威胁。

    与会的有:军团长福根,副军团长和凤凰卫队卫队长皮拉佐、猎骑兵统帅尤利乌斯、首席魔法顾问金法师、首席大工程师杰瑞克-格林姆、木精灵公主卡罗娜、总政委哈兰-山德士(原名列夫-达维多维奇)、前埃斯塔利亚将军佩德罗、前帝国将军魏登费勒、前基斯勒夫元帅叶戈罗夫、翼骑兵契卡特殊部队统帅钢铁的菲利克斯、猎魔人大师赫特维希、半身人探险队队长哈比等等等等。

    灰烬军团现在已经有四万军队了,福根通过自己的魅力和强大的个人能力、威望将这些天南地北、来自全世界的人类(?)们聚集起来,牢牢地团结在了一起。

    然而,现在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一场巨大的危机。

    “根据从赫斯欧塔蜥蜴人领袖魔蟾大领主马兹达-穆迪那里传来的情报,有三支邪恶的军队正在急速地朝我们靠近。”福根朝着众人讲解着情况,灰烬军团军团长这次是真的感到了棘手。

    一幅巨大的地图被挂在了福根后面,他抽出了一根指挥棒,点在了北面:“在北部,一大群混沌军队正在集结,并形成了一支上万人的大军,他们来自北方废土,却在纳伽罗斯杀出了一条鲜血之路,直到黑暗精灵和他们达成了和解——黑暗精灵让开通道让他们继续南下攻击我们,而且这些狡猾的暗精还宣布和混沌结盟,充当这支军团的向导、斥候和中坚,每一位黑暗精灵都被许诺可以得到一百个奴隶。”

    “这支流浪军团的领袖名叫瓦什纳-灭世者,骑着一头黑色巨龙——午夜之影,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将整个露丝契亚烧成灰烬。”

    众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就骂开了,诅咒着黑暗精灵和混沌大军不得好死,海门关矮人大工程师杰瑞克-格林姆更是在一句“葛林姆尼尔在上啊”之后就狂喷矮人语,语速过快大家都没听懂他在喷什么。

    “蜥蜴人承诺会帮助我们对付这一路军队,而第二支军队是我们的老对手了,那就是斯卡文鼠人瘟疫氏族的大军阀司库克,上次失败后,它又回来了。”福根冷静地朝着众人接着说道:“他们会从南方来,朝我们发起进攻,尚不知道敌人会有多少,蜥蜴人的蛇神神选特亨霍因承诺会尽量帮助我们阻拦大部分的斯卡文鼠人,然而我们依然要面对一支相当数量的斯卡文大军,做好准备,斯卡文鼠人甚至不会要任何俘虏。”

    “为什么糟糕的东西总是一起出现?”皮拉佐来了一句黑色幽默:“是不是今天我的胡子造型不对?”

    “老鼠都该死。”总政委列夫摸着自己的胡子:“我要用我最近发明的新奥尔良烧烤法将这些老鼠烤成老鼠干。”

    “除了这两路以外,我得到消息,还有一只军队也会参与这场围攻,那就是我们曾经交过手的卢瑟-哈肯,那个亡灵海贼王。”福根直接指向海洋:“显然他依然会试图找回那块被我们偷窃来的石板。”

    “很好,非常好,这下,我们的所有敌人都聚集到一起了,让我们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的威胁。”尤利乌斯感到热血正在自己的全身上下澎湃着,他迫不及待了。

    “如果这样的话,我们的四万人也许根本就不够防守科斯坦丁尼耶。”金法师却对这场战役并不看好:“如果对方同时攻过来,我们势必要分成三路防守,那么,我们的四万兵力将大量分散,同时面对三路进攻也会让我们的防线遭受最严峻的考验。”

    “是的,没错。”福根淡淡地点头:“因此,我们必须要有计划。”

    “军团长,你有了什么绝妙的计划?说给哈比听听,哈比想听!”半身人兴奋地上蹿下跳:“能告诉哈比么?”

    “现在还没有具体的计划,我只有几个粗略的想法。”福根摇头:“但卡里姆说得对,我们不能够坐在科斯坦丁尼耶等着三路大军上门,我的意见是,我们必须提前行动起来。”

    “行动?你是说,军团长,我们先解决一路敌人?”总政委哈兰-山德士仔细地看着地图:“但是如果是提前出兵,那么我们要如何保证科斯坦丁尼耶的防御?”

    “这就要看,三路大军的速度,以及我们的一些办法了。”福根将目光放在了地图上:“似乎三方已经达成了协议,共同发起进攻,但假设我们的少量军队和蜥蜴人盟友和暂时帮助我们拖住其中一部分敌人,我们就可以优先集中精力,先解决一路。”

    “如何选择敌人,将是我们能够获取胜利的关键。”福根突然笑了:“choose your enemies!”

    众人见状立即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要优先解决谁,其中大部分人的主意还是混沌或者亡灵海盗,看来大家都对斯卡文鼠人的瘟疫感到棘手。

    “现在先不要着急做决定。”福根却摇头:“我们还有时间,目前我们应该做的是多收集一些情报,现有的情报太少了。”

    安排众人各自派出人手强化侦查,开始加固据点外围工事和做好战争准备之后,众人暂时先散会。

    木精灵公主卡罗娜似乎想要留下来,众人先后出去了之后她还留在福根的别墅里面似乎有话要说,结果福根微笑着摇头:“不行,至少现在不行,我还有事,卡罗娜,你先带着人去南方那里侦查一下,和索提戈神选特亨霍因的蛇神军团碰面,了解一下斯卡文鼠人的动向。”

    “好吧。”卡罗娜也知道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她委屈地哼了一声,迈开脚步出去了。

    别墅里面只留下了福根一个人,帝皇之子基因原体站在原地看着地图一言不发。

    福根心里很清楚,他所要面对的情况非常地严峻。

    帝皇和魔蟾之间的交易并不包括守护圣吉列斯……蜥蜴人在这一仗中只会进行协助,不会为了科斯坦丁尼耶的存亡而死战,真正的战斗必须要灰烬军团硬抗。

    而更糟糕的是,福根心里隐隐有种感觉,那就是在这三股势力之外,肯定有一群隐藏得更深的敌人,是他们在暗中主导一切,可福根在明,他们在暗,这就注定了福根的被动。

    要如何首先集中兵力打出优势?要如何化被动为主动?

    福根为之皱眉不止,他手头上的情报还是太少了。

    就在此时,屋内亮起了金色之光,一对圣洁的双翼展开,直指向天顶,圣吉列斯金色的虚像显露而出,他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兄弟:“你似乎很困扰,兄弟,我可能要向你道歉,是我给你添麻烦了。”

    “不是你的问题,圣吉列斯。”福根这才发现挂在自己腰间的阳火护符亮了起来,见到圣吉列斯的笑容,福根挤出了一个微笑:“这是注定的,现在不来,迟早也会来的。”

    “你能将这些乱七八糟、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信仰的人管理起来真的很了不起。”圣吉列斯的表情诚挚而且真诚:“至少我做不到,当初都是基里曼在管理这些。”

    “这实际上不难。”福根微微摇头:“只是稍微需要一些技巧,你等着,圣吉列斯,我会用一场最漂亮的战役,来为你的复活庆祝。”

    然而此时轮到圣吉列斯摇头了:“别想着通过打一场漂亮和完美的战役解决问题了,兄弟,你要做好这一仗非常艰难的准备,我有预感,非常艰难,你做好将灰烬军团拿上去搏命的准备了么?”

    “预感?”福根心下一动:“什么预感?能说得清楚一切么?兄弟?”

    “我看到了一段模糊的影像,在影像中,他正在和你对决……”

    “他?”
发现配资网 五金股票新闻网 环保投资网 99挖财宝 知识之窗网 葫芦岛新闻网 诊股健康网